上传作品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名家访谈>李映彤:十八岁船长的远航“成人礼”

李映彤:十八岁船长的远航“成人礼”

作者: 新时代摄影网
发布时间: 2019-09-11
浏览量: 39

1.jpg

(李映彤) 



从小跟着摄影师妈妈走南闯北的李映彤,很小就养成了独立自主的性格。

在刚满15 岁的时候,就只身提着行李箱赴美国读书。今年又以优异的成绩用三年时间完成了四年高中的课程,提前毕业,并拿到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个暑假,是她满18 岁的日子,这样一个重要的时段,她会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庆祝自己的成人礼呢?

果然不寻常,她和团队驾驶帆船完成了从三亚起航,途径清水湾、桂山岛、维多利亚港,直至终点深圳为期五天、五百多海里的远航。

“经过这次远航,她更加成熟、更加独立了。一路克服身体、心理、生活上的不适,学习到更多航海和驾驶帆船的知识,欣赏到很多在城市里看不到的美景。真正地完成了一个自我超越的成人礼。”采访开始,映彤的妈妈肖静女士对笔者说。

在远航归来的第二天,映彤就接受了本刊的专访。


微信图片_20190820092004.jpg


(一)

《数码世界》杂志:映彤,你好。首先,热烈祝贺你成功远航归来。请先回顾一下,你最初是怎么喜欢上帆船运动的?学习以后有哪些收获?

映彤:谢谢。我最初喜欢帆船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向往大海。我很好奇地球上70%的海洋里有着什么样的风景。与其说帆船是一项运动,我更喜欢它的另一种表述:帆船是一种生活方式。我小时候经常幻想黄昏中的海滨城市,夕阳下的海平面上闪着粼粼的光,视线里有一两只帆船自成风景。这样的景象是多么美好、多么浪漫啊!那时我就下定决心,我一定要乘着帆船,听着风声与海浪作伴,在黄昏直至傍晚过后的深夜中去拥抱城市里看不到的星辰大海。在深入了解这项运动后,我学习到了很多能够把梦想变成现实的必要知识。那些关于风和帆的理论及实践技巧带领我走进了帆船运动的大门。在练习的过程中我不仅仅收获了不寻常的经历和友谊,更在心理上战胜了从前的自己。

 

微信图片_20190826115746.jpg


(二)

《数码世界》杂志:这次远航的初衷是什么?期间经历了哪些令你感到惊险、刺激和愉悦的瞬间?远航归来,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映彤:今年,在我18岁这个重要的年头,我想借用世界上第一个独立驾驶帆船环游世界的人—Joshua Slocum的一句名言:“To young men contemplating avoyage I would say go.”(我要对想远航的年轻人说,出发吧!)把第一次驾驶帆船远航的经历送给自己。这就是我的初衷。我带着对帆船的美好幻想登上了我们的“老友号”,只是我最初并未料到,越是美丽的风景,越在狂风暴雨之后;越不平凡的快乐,越是会带给你千难险阻。就在第一天,从三亚到清水湾的九个小时的航段中,除了教练,所有的船员全军覆没地晕船了,无一幸免。在两三米高的海浪上面,我们昏昏欲睡,晕厥恶心,隐约间听到海浪拍打在船上的振动声和船员们的呕吐声。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我们依然还要执行远航船员的值班制度,三个小时一班负责掌舵、调帆和瞭望,另一班则必须休息保存体力,以保证能够在遇到紧急情况时有精力做好应急措施。在我们难受痛苦无心欣赏海上风景时,教练说:“帆船远航难就难在它一旦开始便无回头的路。开船不像开车可以随时停下来,无论是休息还是出事故等待救援;开船也不像跑步,跑的累了就可以选择放弃不再坚持。在船上,我们只能往前走,几乎无人依靠,有的只是相信自己团队的力量。所以,无论在船上发生了什么,不管是发烧感冒、晕船呕吐,我们作为船员,必须克服自己生理上的困难来达到心理上的高点。” 这段话对我影响颇深,自那时起,我在船上不再顾及自己还在发烧感冒、晕船恶心,而是尽量发挥我作为水手的作用。在经历了帆船带给我们的第一个下马威后,随后三天竟又发生了让我们始料未及的事情。为了躲避一个正在酝酿的台风,我们毅然决定在风向和流速不利的情况下不停歇地连续行驶。这看似最痛苦的经历,竟成为我们最难忘的回忆。

在克服了晕船后,四周的海水和岛屿似乎被重新涂上了美丽的颜色,风和海浪的流动也渐渐将我们的疲惫带走。在阳光照耀的海平面上,在日出日落的光芒里,是我们独行的帆船和笑语连天。我们第一次尝试在晃动的船舱里做饭、在大雨中享受午餐、在船尾用海水洗碗,还共同为一个船员过了海上生日。当然,钓上来的海狼鱼也让我们打了牙祭。在白天瞭望的时候,我们看着成群的飞鱼跃出水面。在那个最浪漫的夜晚,我们一起抬头仰望星空,对流星许愿。我们感受了压舷带给我们的最极致的快感,体验了海水溅起在脚上的那一丝温柔的清凉。在坚持了六十多个小时的海上漂泊,在没有信号、只有音乐的陪伴下,我们是银河下最美丽的一抹光彩。最后历时五天,我们赶在七夕的傍晚到达深圳七星湾,一切都好像一场梦一般,那些不平凡的经历都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


(三)


《数码世界》杂志:这次远航归来你就可以做船长了,这样的“成人礼”有什么重要的意义?

映彤:这次远航归来,我有了做船长的资格,但我知道我的能力还需要无数次的磨练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船长。我一定要感谢天公作美,才没有让我们赶上特别恶劣的天气。我感谢我们的“老友号”,它承载着我们的梦想,也保卫了我们的安全。这次“成人礼”远航,我作为团队的一员,和大家有了过命的交情,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陪伴和照顾,才让我有了如此幸福的经历。经过这次的航行,我的心中装满了星辰大海,更加坚定了我想要驾驶帆船环游世界的梦想。

 
3.jpg



(四)


《数码世界》杂志:你的妈妈肖静老师是你这次远航的“御用摄影师”,她对你参与这项运动有哪些重要的支持?

映彤:我妈妈作为摄影师,把我们这次远航同舟共济的一点一滴记录的淋漓尽致。作为我最坚强的后盾,我妈妈为我提供了经济上和精神上的支持。为了拍摄我在帆船上的生活,她非常努力地克服了晕船、恶心等身体不适。她支持我拥有自己的梦想并鼓励我去实现,也在我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阶段成为我的引路人和同行的伙伴。我喜欢她热爱生活的样子,也梦想能够和她一起在未来的道路上挥洒无限年轻的能量。


 微信图片_20190826115654.jpg


(编者注:➊映彤的妈妈、著名摄影家、旅行家肖静女士也是本刊的老朋友,我们对肖老师的专访《肖静:美食+摄影=爱》, 发表于2018年第10 期,文中对女儿映彤也多次提及;➋本文配图全部由肖静老师拍摄。)


微信图片_20190911153923.jpg

注:本文刊发于《数码世界》杂志2019年第9期。《数码世界》杂志“影像中国”栏目之“人物专访”,始终坚持“时尚、新潮、活力”的理念,秉承“向青春礼赞、与时代同行”的宗旨,欢迎广大青年摄影师和青年朋友们积极参与。

专访预约:13901251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