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精选

正文

《佛之路》——“新时代摄影”2019年1月刊

2019-03-20

佛之路

 

      圣埃克苏佩里讲过这样的故事:“有一天,我一连看了四十三次日落。”当时我认为地球人永远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奢华。不过到了蒲甘俯瞰佛塔的那种感动以及等待日出的奇幻和壮美,我觉得可以抵得上童话里的四十三次日落。



缅甸,一个神秘而原始的国度,静静地守在中南半岛一角,没有波澜壮阔的改革伟业,没有耀目惊世的经济体制,只有那烟云中的万千佛塔。除却种种的不是,对一个普通的旅行者来说,缅甸给予了我无限惊喜。

我听着伊洛瓦底江的浅唱低吟,看到了东南亚最壮丽的日出日落;

我穿过繁嚣热闹的俗世人潮,触摸着耸立千年的佛塔神迹;

我骑行在田园小径间,泛舟于高原湖泊上,见到了各种简朴而安逸的微笑;

我躺在无人静寂的佛塔上,拥着漫天繁星而眠……

 


莲韵佛国缅甸,他的版图犹如风筝凌空,蒲甘位于中西部。她睡在伊洛瓦底江的右边,确切地说,是伊洛瓦底江在蒲甘周围拐了弯,像一条拥紧她的臂膀。

蒲甘是一座神城,修建它的人,相信满天神佛,比暗夜苍穹里的繁星更不可尽数。他们希望无论多少神明齐聚于此,都能各自独享佛塔里的莲座。所以,任时光流走,他们不停地营造,直到宽广平原上,视线所及的每个角落都布满了佛塔,如无数信众们伸向青天的虔敬双手一样,直指碧空。蒲甘,是亚洲三大佛教遗址之一,曾经的448.6万多座佛塔和寺院赐予了蒲甘“四百万宝塔之城”的美誉。

佛教在缅甸已流传一千多年的时间,曾被尊崇为国教。蒲甘人信奉小乘佛教,对佛的信仰和“佛化”的生活观念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而缅甸人的安静、淡然和单纯也会让我有种感动,大多数缅甸人生活简单而平和,并不去追求达不到的完美境界,他们不急不躁、积德行善、以求来世。蒲甘人把毕生所得用于侍佛,他们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捐献一座佛塔,宁肯自己住草蓬,也要让佛住庙堂。



在蒲甘,男子一般都要做剃度,使佛教事业后继有人,被认为是一件积德的事情。对孩子来说,从此可以“成人”,受到社会的尊重,是一件荣耀的事。出家的年龄一般在10岁上下,出家时间,由以前最短为一年,已缩短为7天。也可以几个月,几年,甚至终生为僧。因此在蒲甘的寺庙里,经常可以看到小沙弥,或嬉闹,或看书,寺院便是他们接受教育的场所,在此学习文化知识,学习佛理,静修生活。



我偶然在一座高大的寺庙遇到两位小沙弥,他们从远处并肩走来,披着深红色袈裟,腼腆而纯真地笑着,目光清澈,令我羡慕。我默默地看着他们在高大的佛像前拜佛,在古老而斑驳的卧佛之侧祈福,在殿内借着阳光阅读佛经,静静地拍下这一切,这些小沙弥们每天都会做的事,虔诚而平和地修行。他们宠辱不惊地让我参观他们的生活,在佛教徒看来文明的真谛不在于需求增多,而在于人格纯净。

 


后记

 

摄影对自己来说是本色的,喜欢拿起相机以人文和纪实的方式来表达生活中隐藏的美好以及每一份感动,我不以摄影为生,不深究技巧;我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生活记录者,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我希望自己的每一个记录都是有灵魂的,闲散自在的,独特而纯净的。

我想这次蒲甘佛教之旅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我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净土在此——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万里不遥。这组作品就是佛之路上偶遇的缘分,恰巧被我抓住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