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传作品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名家访谈>将摄影当做媒介——访新加坡摄影学会会长吴金辉

将摄影当做媒介——访新加坡摄影学会会长吴金辉

作者: 新时代摄影网
发布时间: 2020-06-12
浏览量: 88

图文/ 吴金辉

本刊记者/ 曲倩

image.png

新加坡摄影学会

会长/吴金辉

作者简介:

从16岁开始,摄影就成为吴金辉生活的一个部分。他是一位商业摄影师,作品赢得无数国际奖项和认可。吴先生多年来努力学习和探索,为他所爱的艺术付出了无数的辛劳,也从中获得无比的乐趣。

吴先生于1971年加入新加坡摄影学会,在会里义务服务超过44年,目前担任会长一职。

吴金辉先生在1974年至1981年担任当时新加坡广播局摄影师、其后担任Singapore Monitor摄影记者,并在1984年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对吴先生而言,摄影不仅仅是拍摄景物,也成为他用来表达自己想法和思维的一种媒介。受到中华哲学“阴阳学说”及“五行学说”的启发,吴先生了解了生命与自然相生相克、生生不息的原理,促使他将这个理念融入他的摄影中。吴先生2000年举办的个展及2001年的联展中展出了一系列受五行与阴阳哲理所启发的摄影作品。这些照片反映了吴先生对生活及大自然环境的新的看法。2015年他获义安文化中心年度卓越摄影家。

2017年,吴金辉的一套创意作品在中国平遥和黄山黟县国际摄影节深受好评,其中 《和平使者》更是在2017年世界华人摄影学会新加坡邀请展中获创新奖。

2018年中,吴先生以《相由心生》系列概念作品在新加坡展出,同年在平遥国际摄影节及黄山黟县国际摄影节展出。

吴先生的作品被许多博物馆、美术馆和收藏家所珍藏。这些年来他获得多个国际摄影团体颁发的荣誉,包括国际摄影艺术联合会、纽约摄影学会、英国皇家摄影学会、马来西亚影艺协会、新加坡摄影学会。

相由心生系列

image.png

《花非花 树非树》

黄山黟县攀爬在墙上的爬山虎,像作画一样的伸展,大自然的力量,太令人惊叹。

image.png

《画中有画》

黄山黟县攀爬在墙上的爬山虎,不断的在作画,让人感慨大自然的力量。

image.png

《墙内墙外》

黄山黟县攀爬在墙上的爬山虎,在墙上画了一幅又一幅秋图,让人如痴如醉。

新时代摄影



杂志:您好,很荣幸采访您。在您很小的时候摄影就成为了您生活的一部分,是有什么契机让您爱上了摄影,开始学习摄影吗?

吴金辉:当时是哥哥先学习摄影,在家里弄了一间临时暗房,我被影像在药水里像魔术一般从无到有显现出来的神奇感觉所吸引,逐渐踏上摄影之路。随后家里的暗房都是我一个人在用。在华侨中学念书时,学校有摄影学会,可以自行调配冲晒药方来控制反差,加深了我的求知欲望,使我对摄影更加不能自拔。


新时代摄影



杂志:作为一名商业摄影师,您赢得了无数的国际奖项和认可。在学习商业摄影的初期想必是很艰难吧,比如商业摄影要求自学能力很强,初期需要做一些端茶倒水的工作。您遇到过什么困难,是怎么克服的?

吴金辉:起初,我在国家电视台和报业集团从事一些摄影工作,积累了一些人脉后才开始成立自己的摄影工作室。创业初期最大的挑战是如何留住客户,能满足客户对作品的要求是商业摄影最重要关键。从事我们这行很考验功力与创作力,有效完成优秀的制作才能取得客户口碑,工作自然会源源而来。

(注:新加坡公民离开学校后都必须国民服役,我在军队的最后一年被调去战备军协会负责摄影工作。其后被国家电视台录取成为摄影师。也曾经在报业集团任职新闻摄影记者。)


新时代摄影



杂志:这么多年来,您一直为数个国内外摄影组织义务担任顾问,许多作品很荣幸获得您的指点,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摄影作品才是好作品?

吴金辉:有很多摄影爱好者的乐趣只是停留在按快门的瞬间,拍摄的画面很片面化和表面化,有很多是到此一游的打卡图片或大众图片。如果一味只是跟风,人拍我也拍,这样只会停留在初学的阶段。我个人认为应该进一步、深入地去拍摄,取材新颖、表达脱俗、言之有物的作品才会耐看,才会吸引观赏者眼球。


相由心生系列

image.png

《寄生与互生》

宇宙万物都有其方式存在于我们周遭,循着一定规律而变化。譬如植物,有些自己生长,有的寄生,有的和其他相依生长。然它不能喧宾夺主,否则两败俱伤。物极必反,这是自然界的奥秘­——生态平衡。


image.png

《寄生》

不论是寄生,还是共生,都不能过之,否则物极必反,两败俱伤;这是自然界的奥秘­——生态平衡。


image.png

《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

走过菩提树下,突然发现穿着宽松校服的自己,不禁让人忆起50年前在学校的日子。作品拍摄于2019年,母校正值百年大庆。


image.png

《木中有人》

一天夜里,发现自己被树影重重包围,乍看就像在黑暗中探索的眼睛,触发这一系列创作。用心感应,用眼发掘,探索绿源,有时是那么遥远,有时又那么近。


新时代摄影



杂志:在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很多国家带来的摄影作品让人叹为观止,新加坡的作品也是独一无二的。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新加坡都参展了哪些作品吗?

吴金辉:2017年我们以“创意”为主题,展现5位不同风格摄影家的作品。2018年有3位摄影家以“探索”为主题,通过人生对欲望的迷恋,传递简单也是幸福的概念。2019年3位摄影家以“蜕变与珍惜”为主题,描绘新加坡国人前人种树、后人遮阴的“奋斗与幸福”的故事。


新时代摄影



杂志:2019年您代表新加坡参加了北京国际摄影周,本次会展不仅主题内容丰富,也体现出很高的艺术水准。您怎么看待中国和新加坡的摄影艺术交流?

吴金辉:中国国富民强,摄影人才济济,每年都举办好多享誉世界的国际摄影节。2019年见证北京国际摄影周,我真的是大开眼界,尤其主场世纪坛的户外广场及展馆内大幅展品的呈现方式,更令人叹为观止。感谢主办方提供这个平台,让我们与各地的摄影家交流,期间也遇到一些愿意到新加坡展出的单位及摄影家。我将会尽一切努力,协助安排他们在新加坡的展出。希望中国和新加坡有更频繁的摄影交流,促进中新友谊。


新时代摄影



杂志:最后,咱们把话题从摄影转到自己创作上,请您梳理一下自己与摄影有关的人生经历,最让您骄傲的作品是哪个?

吴金辉:摄影可以记录眼前的景物,也可用以表达个人的思维。个人比较喜欢探讨大自然与人生共存的课题,用直接或概念性的表达方式,有感而发的以摄影呈现出来,发挥更大的创作空间。


这些年来有:

1、相由心生系列

我最喜欢相由心生,这也是近期的概念性创作方式。用意识去探讨周围的事物,通过心灵感应而产生创作概念,以作品表达对事物的感观。

image.png

《相由心生》

摄影能反映作者对周遭事物的观点,通过心灵感应而产生创作概念,以作品演绎出对事物的感观。

image.png

《钢骨森林里的挣扎》

生活在钢骨水泥的森林里,我喜欢寻找绿色的角落让身心放松。个人对树情有独钟,有一次在踏入一座设计独特的商业楼群,内部均以钢铁架构设计,中间还有个小园林。抬头猛然发现一棵挣扎着欲争取更多阳光的树木,然而它只能继续受困在这钢骨森林里,陪伴它的还有一只浮现在天空的大象;这一幕的冲击力太强大了,引发了无限思潮。

image.png

《人之初》

人类生命是由精子的竞赛到达卵子开始 ,在妈妈的子宫里孕育的,因此它可以说是人生的第一个家。在呱呱坠地后,才来到现实世界的家

image.png

《回头是岸》

人生自呱呱落地后就会有各种不同欲望,开始一些无谓的追逐,殊不知已把自己锁在欲望的牢狱里,迷失了方向。

image.png

《禁区》

走近禁区,感觉有人在监视!

image.png

《成功的愿景》

照片描述了我们祖先的锐利视野,把新加坡从一个渔村蜕变成现代都市。透过曾见证许多历史性时刻的前市政厅艺术装置,画面像是人的眼睛,闪耀着欣欣向荣的光辉。

image.png

《耳濡目染》

这幅很有形象意识的壁画让人肃然起敬。教育工作要潜移默化,形成一种常态,才能彻底灌输,就像妈妈不厌其烦地在教导娃娃。

image.png

《民以食为天》

为何厨师、服务员推着餐具满街走?看来就要上菜了。墙上的大字是一家餐馆的招牌。太湖渔民曾经靠水吃水,以鱼食为生,后来才在陆地种植稻谷,所以当地渔民鱼食在前,饭稻在后。


2、阴阳五行系列

阴阳五行学说是中华文化的精髓。它融汇了自然与科学,是古人智慧的结晶。古人认为它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环环相扣;不论天文地理、农务、医学、文学、艺术,都以它为哲学基础理念。科学注重实践,然而阴阳五行早已在人世间引用几千年。我在尝试探索这门深奥的哲理,很多时候它会出现在眼前。如金、水、木、火、土等作品,还隐约显现太极图形。大自然实在太神秘了。

人类与自然是一体的,了解大自然的奥秘后,我们一定会更珍惜这个世界。

image.png

木:木曰曲直,有伸展的特性。在东马古晋一棵神树树干上发现太极图形。


image.png

火:夜幕低垂,更能显示元阳梯田使人迷惑的另一面, 好像有很多人脸,静静的贴在斜坡上,农民生火烧草可充作肥料。火生土, 有明有暗,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image.png

土:印尼爪哇岛婆罗摩火山在几年前爆发,时不时还喷出呛鼻的硫磺烟。火山口的峭壁上和硫磺溶液呼应形成太极图 。

image.png

金:平滑的金属面,因外来物体的撞击而凹陷,并会在其周围自然凸出。凹凸之间不难看到光影反射其中,就如太极一样,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image.png

水:水乃五行之一,有滋润和下行的特性;水波除了阴阳反射也折射了五色光。有水的地方就会有生命,鱼儿能在它的怀抱,逍遥自在。


本刊评论:

一位作品得到世界认可的摄影家,一位无私分享自己经验的摄影家。

吴金辉先生,新加坡摄影学会会长,国际摄影联合会荣誉杰出摄影家,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会士,纽约摄影学会高级会士,战备军人协会摄影俱乐部荣誉高级会士,新加坡摄影学会荣誉高级会士。基于对摄影的热忱与执着,吴先生多年来努力学习和探索,为所爱的艺术付出了无数的辛劳,也从中获得无比的乐趣。现今,他的作品为他赢得世界各地摄影组织的奖项和荣誉。他常在新加坡摄影学会开办摄影课程与摄影爱好者分享其摄影技巧及创作经验。除此之外,他也在数个国内外摄影组织义务担任顾问,并受邀担任许多国内外摄影比赛及沙龙展的评委。

吴金辉,带领新加坡摄影组织积极参加中国举办的各种摄影会展,并将自己的作品分享给更多人,同时向更多同好学习,欣赏优秀摄影作品。2018年和2019年吴金辉带领个人以及新加坡摄影家的作品参加了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中新之间的摄影学术交流会越来越多。

他不只是一名摄影家,也是一位组织者,组织带领新加坡摄影艺术的发展。作为《新加坡人看中国》的评委,作为参与平遥国际摄影节的带领人,都能体会到他作为新加坡摄影学会会长想要带领新加坡摄影发展越来越好的感情。在这,祝有越来越多机会见到中新摄影的交流。

注:本文发表于新时代摄影2020年第6期《名家访谈》栏目,以下是杂志版式: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